欢迎访问广州律师网! 网站首页  在线招聘  关于我们  

广州律师网

热门链接:
  高级搜索
当前位置:广州律师网首页 > 非诉业务 > 财务税收

杨某晖、陈某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发票一审刑事判决书

时间:2018-12-08 16:04:48  来源:02064广州律师网  阅读: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  号: (2017)粤01刑初364号

  案件类型: 刑事

  案  由: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发票罪

  裁判日期: 2018-05-28

  合 议 庭 : 梁敏边龙幸福

  审理程序: 一审

  原  告: 广东省广州市人民检察院

  被  告: 杨某晖 陈某斌 刘某雄 吴某辉 高某 陈某希 陈某琳

  被告代理律师: 邓秋平 [广东蒿芃燊晟律师事务所] 朱轶宸 [上海澜亭律师事务所] 陆剑亭 [北京大成(上海)律师事务所] 张林波 [广东天穗律师事务所] 邓淦章 [广东蒿芃燊晟律师事务所] 张小波 [广东天穗律师事务所] 郑梅 [福建闽天律师事务所] 张泽华 [北京大成(广州)律师事务所] 方培伟 [北京大成(广州)律师事务所] 王辉 [广州金鹏律师事务所] 赖吉虹 [广州金鹏律师事务所]

  文书性质:判决

  文书正文

  当事人信息

  公诉机关广东省广州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杨某晖,男,1985年7月19日出生于福建省福安市,汉族,文化程度大学,户籍地福建省福安市。因本案于2016年8月8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14日被逮捕。现被羁押于广州市第三看守所。

  辩护人邓秋平,广东蒿芃燊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陈某斌,男,1984年11月1日出生于福建省福州市,汉族,文化程度大专,户籍地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因本案于2016年8月8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14日被逮捕。现被羁押于广州市第三看守所。

  辩护人朱轶宸,上海澜亭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陆剑亭,北京大成(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刘某雄,男,1986年10月10日出生于福建省福州市,汉族,文化程度大学,户籍地福建省福州市晋安区。因本案于2016年8月8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14日被逮捕。现被羁押于广州市第三看守所。

  辩护人张林波,广东天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吴某辉,男,1983年7月3日出生于福建省顺昌县,汉族,文化程度初中,户籍地福建省顺昌县。因本案于2016年8月8日被羁押,次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14日被逮捕。现被羁押于广州市第三看守所。

  辩护人邓淦章,广东蒿芃燊晟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张小波,广东天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高某,男,1987年2月23日出生于福建省福州市,汉族,文化程度大学,户籍地福建省福州市仓山区。因本案于2016年9月14日被羁押,同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21日被逮捕。现被羁押于广州市第三看守所。

  辩护人郑梅,福建闽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陈某希,男,1985年12月2日出生于福建省福安市,汉族,文化程度初中,户籍地福建省福安市。因本案于2016年9月14日被羁押,同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21日被逮捕。现被羁押于广州市第三看守所。

  辩护人张泽华、方培伟,均系北京大成(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陈某琳,男,1985年8月6日出生于福建省福安市,汉族,文化程度初中,户籍地福建省福安市。因本案于2016年9月14日被羁押,同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21日被逮捕。现被羁押于广州市第三看守所。

  辩护人王辉、赖吉虹,均系广州金鹏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广东省广州市人民检察院以穗检公二刑诉[2017]138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杨某晖、陈某斌、刘某雄、吴某辉、高某、陈某希、陈某琳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一案,于2017年8月23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3月7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广州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员张璇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杨某晖及其辩护人邓秋平,被告人陈某斌及其辩护人朱轶宸、陆剑亭,被告人刘某雄及其辩护人张林波,被告人吴某辉及其辩护人邓淦章、张小波,被告人高某及其辩护人郑梅,被告人陈某希及其辩护人张泽华、方培伟,被告人陈某琳及其辩护人王辉、赖吉虹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请求情况

  广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14年起至2016年间,被告人杨某晖、陈某斌、刘某雄、吴某辉、高某、陈某希、陈某琳等人先后进入广东荣润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位于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花城大道18号建滔广场22层2204单位,下称简称“荣某公司”)公司工作。期间,荣某公司通过中介受让广州慕某梵贸易有限公司(下称慕某梵公司)、广州爱漫思有色金属有限公司(下称爱漫思公司)、广州炫邦贵金属有限公司(下称炫邦公司)、广州捷冕贸易有限公司(下称捷冕公司)和广州喜仁商贸有限公司(下称喜仁公司)等5家公司,后组织、操控上述5家公司向杭州汇康黄金珠宝有限公司、上海有金人家投资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购买黄金,并接受增值税专用发票。然后,被告人杨某晖、陈某斌、刘某雄、吴某辉、高某、陈某希、陈某琳等人再采取票货分离的方式,将实物黄金以不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方式在深圳卖出,将增值税专用发票开给并没有真实黄金交易的上海开望实业有限公司、上海旭铎实业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收取开票手续费谋取利益。

  根据上述七名被告人的入职时间,经税务机关核算,被告人杨某晖、陈某斌、吴某辉、陈某希、陈某琳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1900份,金额人民币161118.025651万元,税额人民币27390.064319万元,价税合计人民币188508.08997万元;被告人刘某雄涉嫌参与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1816份,金额人民币157380.787787万元,税额人民币26754.733913万元,价税合计人民币184135.5217万元,被告人高某涉嫌参与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1215份,金额人民币103243.357853元,税额人民币17551.370842元,价税合计人民币120794.7287万元。

  为证实上述事实,公诉机关提供了企业资料、会议记录等书证,证人证言、司法鉴定意见书、现场勘验笔录、电子物证检验笔录、被告人的供述及辩解等证据,并据此认为,被告人杨某晖、陈某斌、刘某雄、吴某辉、高某、陈某希、陈某琳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虚开的税款数额巨大,其行为均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零五条第一款之规定,构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被告人高某、陈某希、陈某琳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提请本院依法惩处。

  被告人杨某晖对公诉机关指控其构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无异议,但辩称:1、其是2016年3月才知悉公司虚开发票,起诉书指控的犯罪数额有误;2、其不是老板和股东,没有参与开设和受让公司的行为,本案的七名被告人都是听从老板的要求开展业务,请求认定其为从犯。

  其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是:1、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数额认定有误,起算时间点应从2016年5月12日始,且应明确具体的虚开数额,以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作出认定;2、杨某晖不是犯意提起者、组织策划者,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应认定为从犯;3、杨某晖有自首情节;4、杨某晖当庭认罪,认罪态度好,系初犯、偶犯,且本案社会危害结果较轻;综上,请求对杨某晖减轻处罚。

  一审答辩情况

  被告人陈某斌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无异议,但辩称自己不是操控者,只是打工的,听从老板的安排。

  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1、公诉机关指控陈某斌参与犯罪的数额起算时间有误,应从2016年5月起算;2、陈某斌在本案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且其主观恶性较小,有悔罪表现;3、应考虑本案的老板何某4尚未归案的这一情况,建议对陈某斌减轻处罚。

  被告人刘某雄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无异议,对指控的数额有异议。

  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1、刘某雄有自首情节;2、刘某雄应认定为从犯;3、刘某雄实际入职时间是2015年10月下旬,2016年5月12日始知晓黄金票货分离业务,应认定其参与虚开增值税发票罪的数额起算时间为2016年5月12日;4、刘某雄当庭认罪,且系初犯、偶犯,请求对刘某雄减轻处罚。

  被告人吴某辉对起诉书指控的事实无异议。

  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1、吴某辉在本案中系从犯;2、吴某辉有自首情节;3、吴某辉仅应对其参与运输黄金对应的虚开增值税发票数额承担责任;4、吴某辉认罪态度良好,系初犯,建议对吴某辉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被告人高某对起诉书指控的事实无异议,但辩称是杨某晖安排其负责爱漫思公司的提金业务,对公司的其他业务都不清楚。

  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1、高某仅应对2016年5月30日后广州爱漫思公司虚开增值税发票的数额负责;2、高某在本案中系从犯;3、高某具有自首情节;4、高某的涉案金额、危害后果及主观恶性较小,且系初犯、偶犯,建议对其从轻处罚。

  被告人陈某希对起诉书指控的事实无异议。

  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1、陈某希在本案中系从犯;2、陈某希有自首情节;3、其没有直接的犯罪故意,情节轻微,系初犯,请求对其减轻处罚并判处缓刑。

  被告人陈某琳对起诉书指控的事实无异议。

  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1、本案应定性为单位犯罪;2、陈某琳主观恶性较小,在本案中系从犯;3、陈某琳仅应对2016年5月12日后虚开增值税发票的数额负责;4、陈某琳有自首情节,且系初犯、偶犯,请求对其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并适用缓刑。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2014年起至2016年间,被告人杨某晖、陈某斌、刘某雄、吴某辉、高某、陈某希、陈某琳等人先后进入广东荣润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位于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花城大道18号建滔广场22层2204单位,下称简称“荣某公司”,)公司工作。期间,荣某公司通过中介受让广州慕某梵贸易有限公司(下称慕某梵公司)、广州爱漫思有色金属有限公司(下称爱漫思公司)、广州炫邦贵金属有限公司(下称炫邦公司)、广州捷冕贸易有限公司(下称捷冕公司)和广州喜仁商贸有限公司(下称喜仁公司)等5家公司,后组织、操控上述5家公司向杭州汇康黄金珠宝有限公司、上海有金人家投资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购买黄金,并接受增值税专用发票。然后,被告人杨某晖、陈某斌、刘某雄、吴某辉、高某、陈某希、陈某琳等人再采取票货分离的方式,将实物黄金以不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方式在深圳卖出,将增值税专用发票开给并没有真实黄金交易的上海开望实业有限公司、上海旭铎实业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收取开票手续费谋取利益。

  根据上述七名被告人的入职时间,经税务机关核算,被告人杨某晖、陈某斌、吴某辉、陈某希、陈某琳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1900份,金额人民币161118.025651万元,税额人民币27390.064319万元,价税合计人民币188508.08997万元;被告人刘某雄涉嫌参与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1816份,金额人民币157380.787787万元,税额人民币26754.733913万元,价税合计人民币184135.5217万元,被告人高某涉嫌参与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1215份,金额人民币103243.357853元,税额人民币17551.370842元,价税合计人民币120794.7287万元。

  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庭审质证的证据予以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1)书证、物证

  第一部分:上游开票公司调查证据材料

  1、杭州汇康黄金珠宝有限公司调查材料,证实在爱漫思公司向该公司购买黄金的过程中,爱漫思公司委托高某提金,汇康公司向爱漫思公司开出增值税专用发票,未发现存在问题。

  2、经被告人杨某晖签认的黄金价款及数量确认函5份,证实爱漫思公司在2016年3月多次向杭州汇康公司购买黄金。

  3、贵研金属(上海)有限公司调查材料,证实在爱漫思公司向该公司购买黄金并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过程中,未发现存在问题,爱漫思公司委托陈某希提取黄金。

  4、深圳市德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调查材料,证实在爱漫思公司向该公司购买黄金的过程中,爱漫思公司委托高某、刘某雄商谈业务,后由高某提金;在喜仁公司向该公司购买黄金的过程中,陈某希、吴某1代表喜仁公司签署合同;该公司向爱漫思公司、喜仁公司开出增值税专用发票,未发现存在问题。

  5、深圳市千禧之星品牌管理有限公司调查材料,证实在爱漫思公司向该公司购买黄金以及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过程中,未发现明显问题。爱漫思公司委托高某办理黄金购销事宜。

  6、上海有金人家金银珠宝股份有限公司调查材料,证实在炫邦公司向该公司购买黄金的过程中,炫邦公司委托汪某提金,该公司向炫邦公司开出增值税专用发票,未发现存在问题。

  7、上海仟慕金银珠宝有限公司售卖黄金、开发票给爱漫思公司的书证,包括税务稽查报告、发票、合同等,证实未能证明上海仟慕金公司该笔业务虚假。

  8、臣翔、衡某公司开发票给慕某梵公司的书证,证实二公司向慕某梵公司销售黄金并开具发票的事实。

  第二部分:下游受票公司调查证据材料

  1、马鞍山顺又发贸易有限公司、马鞍山梦源贸易有限公司、马鞍山皖之江贸易有限公司立案材料,证实马鞍山市公安局于2015年11月2日对马鞍山星之福实业有限公司、马鞍山皖之江贸易有限公司等公司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立案侦查。

  2、温州文成某1珠宝有限公司等单位立案材料,证实马鞍山市公安局于2015年10月20对温州文成某1珠宝有限公司等单位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立案侦查。

  3、上海、北京17家受票公司情况调查说明、档案机读材料、北京28家受票公司工商登记材料、广西3家公司调查情况,证实大量发票中的受票公司并没有在注册地址实际经营,注册地没有上述公司。

  4、北京市西城区国家税务局、北京市丰台区国家税务局等关于广州慕某梵贸易有限公司案件的协查回复函,证实从慕某梵公司接受发票的公司北京金昌兴盛贸易有限公司、北京莱宝贸易有限公司、北京林欣宇安商贸有限公司、北京明达顺天商贸有限公司、北京润鹏创达商贸有限公司、北京瑞富辉商贸有限公司、北京泰康永寿商贸有限公司、北京万国利商贸有限公司、北京永新泰世商贸有限公司、上海宽岩实业有限公司、上海奕欧实业有限公司、北京君盛鸿鑫商贸有限公司均处于单位非正常、票面信息不符、票货不一致、企业逃走、无法核实等状态。

  5、西安市国家税务局、北京市东城区国家税务局等关于广州慕某梵贸易有限公司案件的协查回复函,证实接受慕某梵公司发票的陕西德舟贸易有限公司、陕西典图物资有限公司、西安蚌尚商贸有限公司、西安墩芙商贸有限公司、安某意商贸有限公司、西安竹宁商贸有限公司、北京博宇浩泰商贸有限公司、北京丰某1贸易有限公司、北京大欣映画商贸有限公司、北京恒业伟华商贸有限公司、北京惠新伟业商贸有限公司、北京金益东和商贸有限公司、北京春百鑫怡商贸有限公司、北京佳禾映象商贸有限公司、北京恒源润通贸易有限公司、北京丰某2信商贸有限公司、北京丰德诺导留易有限公司、北京金昌兴盛贸易有限公司、北京佳禾映象商贸有限公司均处于单位非正常、票面信息不符、票货不一致、企业逃走、无法核实等状态。

  6、北京市昌平区国家税务局、密云国家税务局等关于广州爱漫思有色金属有限公司案件的协查回复函,证实从爱漫思接受发票的北京顺天明达商贸有限公司、北京金盛昌隆商贸有限公司、北京亮达维鑫商贸有限公司、北京智瑞胜华商贸有限公司、北京恒汇鑫泰商贸有限公司、北京保林亿达商贸有限公司、北京宏亭磊创伟物资贸易有限责任公司、北京中联兴创商贸有限公司、上海大序实业有限公司均处于单位非正常、票面信息不符、票货不一致、企业逃走、无法核实等状态。

  7、上海市宝山区国家税务局稽查局于2016.12.19提供涉税调查证明,证实经该局从税收征管系统对上海开望实业有限公司、上海辕飞实业有限公司、上海贻育实业有限公司、上海旭铎实业有限公司的相关信息予以查询。上述单位均己被认定为非正常户。经增值税防伪税控系统查询,上述单位以及上海大序实业有限公司所涉及协查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均已进行申报抵扣。

  8、上海市宝山区国家税务局稽查局于2016.12.19提供涉税调查证明,证实经该局从税收征管系统对上海御坚实业有限公司、上海企幸实业有限公司、上海沃某实业有限公司、上海御永实业有限公司的相关信息予以查询,上述单位均己被认定为非正常户。经增值税防伪税控系统查询,所涉及协查的专用发票均已进行申报抵扣。

  9、捷冕公司、炫邦公司、爱漫思公司、慕某梵公司、喜仁公司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税控销项明细表、对应发票复印件及物证制作说明,证实上述公司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情况。

  第三部分:资金流转的书证

  1、收票公司资金虚假空转流向图及对应凭证,于2017年1月18日由广州市公安局制作,内容:收票公司资金虚假空转流向图及对应凭证,制作过程:从广州爱漫思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相关事项进行司法会计鉴定报告中摘录打印出来:资金流向图、个人账户对账单、记账凭证、客户电子回单等,证实公司资金存在空转情况。

  2、慕某梵公司支付上海臣翔贸易有限公司资金情况、资金流向图,内容包括来源:2015年5月27日至8月19日期间,慕某梵账户转入臣翔公司账户资金共计43,749,950.00元,该资金分别来源于北京恒业伟华商贸有限公司(5,300,000.00元)、成都克蛮伊商贸有限公司(2个账户共计38,449,950.00元)。去向:臣翔公司收到慕某梵公司转入的资金后,主要将其转入上海宜宣实业有限公司(15,300,000.00元)和上海添亮投资管理咨询事务所(28,000,000.00元);上海宜宣实业有限公司将收到款项主要转入上海衡某贸易有限公司(3,775,400.00元)、广州喜仁商贸有限公司(7,000,000.00元)、贾陈靖(1,000,000.00元)、赖某(2,000,000.00元)、朱建前(1,000,000.00元)账户;上海添亮投资管理咨询事务所将收到款项于2015年7月29日依次通过福建海西中远贸易有限公司账户(28,449,950.00元)、上海鼎欧实业有限公司账户(28,449,950.00元)转入江阴品厚机电设备有限公司账户(28,789,416.00元),证实慕某梵公司支付臣翔公司资金存在空转情况。

  3、银行账户查询,包括:(1)工商银行林某1、吴某2、徐某铸账户查询;(2)浙江银行吴某辉、爱漫思、捷冕公司账户查询;(3)招商银行余某1、陈某希、吴某辉、炫邦、爱漫思公司、慕某梵公司、何某2公司账户查询;(4)平安银行余吓朝、高某账户查询;(5)中国民生银行上海春申支行黄玉锋账户2016.4.7-2016.10.27的交易明细及016.4.10-2016.8.6收付款的支付业务回单;(6)中国民生银行广州分行杨某晖账户的2016.3.8-2016.8.13的交易记录;(7)中国民生银行广州分行刘某雄账户的2015.9.11-2016.6.22的交易记录;(8)兴业银行广州东城支行余某1账户的开户资料及2015.11.01-2016.9.21的交易记录;(9)兴业银行福州分行郑云宝账户的2016.4.14-2016.7.27的交易记录;(10)兴业银行吴某辉账户的开户资料及开户至今无交易记录;(11)中信银行昆明兴苑路支行何庆账户的开户资料及2015.12.21-2016.9.21的交易记录;(12)建设银行广东省分行高某账户的2015.12.14-2016.9.28的交易记录;(13)建设银行广东省分行何学钦账户的客户信息;(14)建设银行福建省分行施某武账户的交易记录;(15)向中国银行福建省分行调取账户62×××74的2014.9.10-2016.9.24交易记录;账户62×××99的2011.11.29-2016.9.26交易记录;账户62×××66的2015.2.16-2016.9.26交易记录;(16)王为光账户及余传福账户的信息;(17)农业银行吴某2、林某1、李某1、陈某6、余某3、吴德贵、薛某、黄某2、何某3兴账户查询;(18)民生银行沈某、黄某3、杨某晖、刘某雄、炫邦公司、捷冕公司账户查询及交易记录;(19)银行查询资料;(20)下游受票公司银行查询资料。证实上述账户的交易情况。

  第四部分:税务局的调查材料

  1、广州市国税局南区稽查局对爱漫思公司的处理材料,包括关于对广州爱漫思有色金属有限公司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检查情况说明、附关于“12.14”成某2汇佳商贸有限公司等十三家空壳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的案情介绍公司章程、印章5枚、印章5枚、印章3枚、印章4枚、广东荣某公司通讯录、工资、广州慕某梵贸易有限公司2016年2月工资、广州爱漫思有色金属有限公司2016年2月工资、发票信息,后附广东增值税专用发票7张、广州爱漫思有色金属有限公司销项明细清单(共287次),证实在2015年9月至2016年7月,爱漫思公司利用黄金交易业务,从上游取得买物黄金后低价转售给他人实现资金回笼,在套取进项发票后,向没有真实货物交易关系的众多下游企业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并获取虚开补贴收益。

  2、广州市国家税务局南区稽查局税务处理决定书、发票明细清单,证实爱漫思公司于2015年9月至2016年7月为他人开具上述287份发票是虚开的,存在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行为。

  3、广州市国税局南区稽查局对慕司梵公司的处理材料,包括检查情况说明、广州慕某梵贸易有限公司销项明细清单、关于“12.14”成某2汇佳商贸有限公司等十三家空壳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的案情介绍、印章13枚、办公场地照片、发票等,证实2015年8-9月期间,慕某梵公司利用黄金交易业务,从上游取得实物黄金后低价转售给他人实现资金回笼,在套取进项发票后,向没有真实货物交易关系的众多下游企业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并获取虚开补贴收益。

  4、广州市国家税务局南区稽查局税务穗国税南稽处(2017)64号处理决定书、发票明细清单,证实该局于2017年4月14日作出处理,认定慕某梵公司在2015年5月至12月,共虚开1514份增值税专用发票。

  5、关于对广州爱漫思有色金属有限公司、广州慕某梵贸易有限公司等5户企业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初步检查情况报告,附:爱漫思公司、慕某梵公司、炫邦公司、捷冕公司、喜仁公司等5家公司的销项明细清单。证实上述5家公司于2015年5月至2016年7月期间,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1,900份,金额1,611,180,256.51元,税额273,900,643.19元,价税合计1,885,080,899.70元。其中:爱漫思公司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287份,金额204,930,832.55元,税额34,838,241.45元,价税合计239,769,074元;慕某梵公司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1,514份,金额1,397,248,914.75元,税额237,532,314.95元,价税合计1,634,781,229.70元;炫邦公司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19份,金额1,725,180.31元,税额293,280.69元,价税合计2,018,461元;捷冕公司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30份,金额2,544,046.90元,税额432,488.10元,价税合计2976535元;喜仁公司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50份,金额4,731.282元,税额804.318元,价税合计5535600元。

  6、关于广州爱漫思有色金属有限公司等5户企业税务检查情况的函,附爱漫思公司、慕某梵公司核实已抵扣发票统计表,证实爱漫思公司、慕某梵公司、炫邦公司、捷冕公司、喜仁公司等5家公司的基本情况、增值税进项发票、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及已申报缴纳增值税情况。

  第五部分:涉案企业公司资料

  1、慕某梵公司企业资料,证实该公司于2014年12月5日变更法定代表人为吴某辉,直至2016年7月13日,吴某辉仍在履行法定代表人、股东职务。2015年3月19日变更经营场所至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花城大道18号2201房自编1单元;2016年3月15日提出变更登记,变更经营范围。

  2、爱漫思公司企业资料,证实该公司于2015年3月变更法定代表人为黄金环,2015年6月3日变更经营场所至广州市天河区花城大道18号2201房自编5单元,与慕某梵公司基本一致。

  3、喜仁公司企业资料,证实2014年11月广州顺杨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更名为广州喜仁商贸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为郑某,资本3万元变更为1000万元,股东喻春秀变更为郑某。

  4、冕捷公司企业资料,证实该公司的前身系广州渔翁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于2014年5月15日更名为广州捷冕贸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为吴某3;2014年12月4日法定代表人变更为何庆(一人股东),经营范围包含金属制品批发。2015年1月29日注册资本变更为1000万元。2015年5月12日经营地址变更为广州市花城大道18号2201房自编1单元;2016年1月29日经营地址变更为广州市番禺区沙头街大罗村银平路25号1027。

  5、炫邦公司企业资料,证实该公司前身是广州市桦楠家具有限公司,于2015年10月8日更名为广州炫邦贵金属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为施某武,注册资本变更为2000万元,经营地址是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花城大道18号建滔广场第22层2204单元,经营范围包含金属及金属矿批发;2016年6月8日经营地址变更为广州市番禺区沙头街大罗村格田大街2号三楼323,经营范围变更。

  6、荣某公司企业资料,证实该于2014年11月28日成立,注册资本5000万元,法定代表人何某4,股东有何某4、施某武,经营地址是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花城大道18号建滔广场第22层2204单元,经营范围包含五金产品批发;2016年1月6日股东变更为何某4、施某武、马某;2016年2月23日经营范围变更为不含金属制品批发。2016年4月12日变更出资时间及公司章程。

  7、上海臣翔贸易有限公司、上海衡某贸易有限公司工商登记材料,证实二公司的工商登记情况。

  第六部分认定行为和分工的书证

  1、经被告人杨某晖、陈某斌、刘某雄、陈某希及证人陈某1、余某1、王某1签认的广东荣某公司通讯录,证实此通讯录内人员均为荣某公司员工,其中杨某晖是副总经理、陈某斌、陈某希、陈某琳是资金部、吴某辉是总经办、刘某雄、高某是业务员。

  2、工资表,证实七被告人的工资情况,其中2016年7月工资中总经办吴某辉4000元、业务部杨某晖5400元、陈某希4000元、陈某琳4000元(扣除考勤150元)、陈某斌、刘某雄5200元、高某4000元(扣除考勤90元)。

  3、经被告人杨某晖、陈某斌、刘某雄、吴某辉、高某、陈某希、陈某琳签认的5月12日会议记录,证实被告人杨某晖、刘某雄、陈某希、陈某琳、高某、吴某辉参与了2016年5月12日会议,会议讨论方案显示黄金业务中货物、发票流向不同。会议记录显示陈某斌未参加此次会议。

  4、经被告人杨某晖、陈某斌、刘某雄、吴某辉、高某、陈某希、陈某琳及证人陈某1、余某1、王某2签认的5月30日会议记录,证实被告人杨某晖、刘某雄、陈某希、陈某琳、高某、吴某辉、陈某斌参与了该次会议,根据会议记录,该公司有专用于对外公布的业务,在下游业务中,陈某斌、陈某希负责联系上海方面的发票需求终端企业,由高某负责了解网络渠道的终端发票需求方。

  5、经被告人陈某斌、刘某雄、高某及证人刘某签认的员工入职情况登记表,证实吴某辉2014年11月21日入职,陈某斌2014年10月21日入职,陈某希2014年11月21日入职,陈某琳2015年3月15日入职,刘某雄2015年8月3日入职,高某2015年10月8日入职。

  6、经被告人杨某晖签认的购金结算单、黄金业务结算表,证实购金结算情况。

  7、座位图,证实七被告人在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花城大道18号建滔广场22层03至04房的座位情况。

  8、物证制作说明,包括黄金贸易项目策划、情况汇报,证实荣某公司从事的业务中,需要黄金的客户与需要发票的客户并不同一,由业务部去联系,且该公司使用较为隐蔽的手法开展业务。

  第七部分其他书证

  1、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证实广州市公安局于2016年8月8日、8月9日对本案立案侦查。

  2、抓获经过,证实2016年8月8日,广州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在广州市天河区国税局抓获被告人杨某晖;在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花城大道18号建滔广场22层03至04房进行搜查时抓获被告人陈某斌、刘某雄、吴某辉;同年9月21日,该大队民警电话通知高某、陈某希、陈某琳到该队接受询问并将其抓获,三被告人均可认定为自动投案。

  3、身份材料,证实七名被告人的身份情况,犯罪时均已年满十八周岁,具有完全刑事能力。

  4、情况说明,附慕某梵公司销项明细清单(刘某雄入职前2015年5月29日至2015年6月30日、高某入职前2015年5月29日至2015年9月22日)、爱漫思公司销项明细清单(高某入职前至2015年9月22日),证实公诉机关系根据刘某雄、高某入职时间认定其涉案金额,其中刘濒雄于2015年8月3日入职,涉案金额为人民币1,841,355,217元;高某于2015年10月8日入职,涉案金额人民币1207,947,287元。

  5、由广州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侦查一大队出具的涉案人员分工及作案方式,证实本案七名被告人的人员分工及作案方式。

  6、各人员对其各自保管的印章进行了签认。

  7、其他人员处理情况,包括在逃人员登记信息表、林某2逮捕证、林某2等人起诉意见书,证实同案人何某4于2016年9月14日被批捕,现在逃;林某2于2016年1月8日被上海市公安局逮捕,已起诉。

  二、证人证言

  1、证人陈某2的证言,系慕某梵公司的财务,证实该公司主要从事黄金贸易。吴某辉是公司法定代表人,杨某晖是业务部经理,陈某琳负责公司网银操作。其根据刘某雄通过电子邮箱发送的发票信息及陈某琳提供的银行对账单核对后开具发票,发票货物内容主要是标准黄金。在其开具的发票中,所有的客户基本上都只开过一次,去年年底车某让其将邮箱里与刘某雄、车某的往来邮件记录全部删除。

  2、证人赵某的证言中,系荣某公司的会计,证实荣某公司拥有多家公司,其中爱漫思、慕某梵、捷冕、炫邦公司主要业务是黄金交易,其他公司没有实际经营业务。在开增值税发票的过程中,由刘某雄提供合同,打印好的增值税发票有时交给陈某斌。陈某希、吴某辉分别是融发公司、慕某梵公司法定代表人。

  3、证人黄某1的证言(附劳动合同及身份信息),系广东荣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业务员,证实公司主要做黄金买卖业务和转口贸易业务,其和陈某3负责转口贸易业务,另一组人员由陈某斌负责,成员有杨某晖、陈旭林、陈某希、高某等人,主要负责黄金买卖业务。慕某梵公司也是做黄金业务的,其曾经帮该公司开过一个南粤银行账户交给财务陈某2使用。

  4、证人汪某的证言(附公章3枚、身份资料、出库明细表),系荣某公司业务员,证实荣某公司主要开展黄金业务和承兑汇票贴现业务,业务部由杨某晖负责,有陈某斌、陈某希、陈某琳、刘某雄、高某等人,吴某辉是何某4的司机。其曾于2016年7月25日根据杨某晖的安排和吴某辉一起到深圳去提金,提货公司名称为炫邦公司,提金后交给吴某辉。保管的炫邦公司公章、财务专用章和法人章是杨某晖让其找人私下刻制,用于签订番禺市桥的办公场所装修合同的。

  5、证人陈某1的证言,系荣某公司行政人员,负责人事工作及前台接待。证实何某4是公司的老板兼任公司总经理,杨某晖是公司副总经理兼任公司业务部经理,业务部根据具体工作分成三组,一组负责黄金交易业务,一组负责票据业务,一组负责资金业务,资金部有陈某斌、陈某希、陈某琳、刘某雄、高某等人,吴某辉是司机,公司主要是从事黄金制品的贸易。爱漫思公司和慕某梵公司亦在荣某公司的办公地点办公,公司对外是以上述两家公司的名义开展业务,荣某公司没什么业务,办公费用发票都以这两家公司的名称开出。《黄金交易项目策划》是公司业务部制作的。《广东荣某公司通讯录》和《员工入职情况登记表》是其制作的。

  6、证人陈某3的证言(附QQ聊天记录),系荣某公司业务部副经理,负责转口贸易业务。证实爱漫思公司和慕某梵公司是荣某公司的下属公司,都是何某4实际拥有,主要经营黄金业务,业务由杨某晖负责。杨某晖、光头(外号)、高某、陈某希、吴某辉、陈某斌都是从事黄金业务的。

  7、证人朱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2014年1月,荣某公司的郑某联系其购买两户公司,其帮郑某介绍了广州宇彬商贸有限公司和喜仁公司并办理了工商和税务登记变更手续;其根据陈某斌的要求于2014年11月提供了爱漫思公司并办理了所有的变更手续、2015年3月办理慕某梵公司税务登记变更手续、同年5月办理捷冕公司的变更地址业务、同年10月提供了炫邦公司并办理所有的变更手续。

  8、证人陈某4的证言及辨认笔录,系广州昊良财务咨询有限公司文职,证实捷冕公司、喜仁公司、快一步公司、酷佳公司、宇彬公司、爱漫思公司、慕某梵公司、炫邦公司都与荣某公司有关,上述公司的工商变更都是陈某琳联系昊良公司完成的。

  9、证人林某1的证言及辨认笔录(附转账流水记录),系做实物黄金交易的。证实其多次向陈某斌购买黄金,并将购买黄金款转账到刘某雄账户,陈某斌从来未向开具发票,一起向其交易黄金的还有高某、吴某辉。

  10、证人余某1的证言及辨认笔录,系荣某公司员工,负责日常开支的报账付款工作,证实荣某公司实际控制的公司有慕某梵公司、爱漫思公司、喜仁公司、炫邦公司、捷冕公司等十几家公司;业务部有陈某斌、陈某琳、高某、陈某希等人,其负责的几十个U盾中有慕某梵公司、爱漫思公司等十几间公司和个人的,个别重要的银行U盾由杨某晖直接保管,当爱漫思、捷冕、炫邦公司有黄金业务的时候,杨某晖就拿走这些私人银行账户和公司银行账户的U盾走资金流水。2016年5月30日的会议是杨某晖在布置,但其没看过会议记录。

  11、证人王某2的证言及辨认笔录,系荣某公司财务,证实荣某公司及慕某梵公司、爱漫思公司、捷冕公司业务都是由杨某晖负责,业务人员有陈某希、高某、刘某雄、陈某琳、陈某斌、吴某辉。慕某梵公司和爱漫思公司只是做黄金的批发和零售。高某和刘某雄大概于2015年11、12月到公司,陈某斌是2015年进的公司,杨某晖、陈某琳、吴某辉都是在2015年5月前到公司。高某、陈某希参与到深圳提金。由于涉及到公司开发票问题需要财务人员的配合,其参加了2016年5月12日的会议,但因听不懂具体业务问题没有留意会议内容。当时参加会议的人员有杨某晖、刘某雄、高某、陈某希、吴某辉、陈某琳。

  12、证人王某1的证言及辨认笔录(附平面示意图),系荣某公司财务会计,证实荣某公司的关联公司有爱漫思公司、喜仁公司、酷佳公司、融发公司、炫邦公司、慕某梵公司、快一步公司、捷冕公司、宇彬公司等公司,每家公司财务会计负责人不一样,都是在广州市天河区花城大道18号建滔广场2203-2204的办公地址工作;其负责爱漫思公司的记账、开发票、报税工作,根据刘濒雄提供的《购销合同》及陈某琳提供的银行流水开具发票,并根据财务负责人王某2的决定认证进项发票及报税。爱漫思公司做黄金业务,具体客户、销售途径由业务部负责,业务部有陈某斌、刘某雄、陈某琳等人。

  13、证人陈某5的证言及辨认笔录,系在深圳做黄金现货买卖的。证实林某2、金某1等人从事票货分离的黄金业务,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其曾向荣某公司借款购买黄金,借款由杨某晖经办。慕某梵公司和爱漫思公司都由杨某晖控制,杨某晖也做黄金现货买卖,陈某5将资金转到慕某梵公司、爱漫思公司后向再通过爱漫思、慕某梵向臣翔、衡某、德纳公司购买黄金。其购买的黄金是通过“老宅”销售,发票在金某1的手里。慕某梵公司和爱漫思公司开具发票的流程:审核购买黄金企业的五证及查询是否处于正常的经营状态,随后让该企业将五证、合同和公章一起带到广州签订合同,有时候慕某梵公司和爱漫思公司也派人到深圳去签订合同。

  14、证人赖某的证言,系陈某5的妻子。证实其办理了多张银行卡供陈某5使用。

  15、证人余某2的证言,系彭年酒店的前台。证实该酒店的1128房有十几个人长期居住,其中登记身份证信息的有杨某晖、吴某辉、陈某希等人,房间由长期包房的客人高某提前预定,费用也由高某结算。

  16、证人林某2的证言及辨认笔录,其因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已被逮捕。证实臣翔公司、衡某公司、文某2公司是其与郭某实际控制的公司。公司与慕某梵公司有黄金业务和票据贴现业务。慕某梵公司向其购买黄金有二种方式,一是慕某梵公司将钱打到臣翔公司和衡某公司的账户,由二公司向千石公司等会员单位购买;二是有黄金现货直接卖给慕某梵公司。慕某梵公司与臣翔公司、衡某公司的黄金业务是陈某斌或杨某晖代表慕某梵公司通过电子邮件或快递的方式签订合同的。其公司的财务人员开好发票通过快递寄到慕某梵公司在广州珠江新城的建滔广场。交接黄金是由臣翔公司和衡某公司为慕某梵公司在上海黄金交易所购买黄金后,由其公司指定的提金员胡某和吴某1提金后交给慕某梵公司的人。

  17、证人文某1的证言,系是深圳盛宴珠宝首饰有限公司的实际负责人。证实林某2控制的臣翔公司、衡某公司是将黄金以不开票的形式低价销售给了文某1和陈某5,而发票虚开给了金某1提供的公司,并指认高某是提金人之一。

  18、证人郭某的证言,系上海衡某贸易有限公司、上海臣翔贸易有限公司、上海文某2贵金属有限公司的股东。证实上述三家公司由林某2实际控制,没有实际黄金交易,但仍然向马鞍山众多公司开出增值税专用发票。

  19、证人胡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其根据林某2的安排代表衡某公司到深圳提金之后交给老宅(江某)、文某1;臣翔公司提金的有吴某1、邹某、林某2。

  20、证人江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系深圳长正金融投资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证实其多次向广州融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林恩泽、陈某5购买黄金,但二人均是以个人名义销售黄金,大多数情况下,林某2会安排人把黄金送到其店里或水贝工业区泊林停车场进行交接,但是他们均未开出增值税专用发票。

  21、证人邹某的证言及辨认笔录,证实于2015年7月起,其根据林某2的安排到深圳与胡某一起提金,黄金实际卖给了“老宅”等在深圳水贝工业区回收黄金的人,没有卖给货物签收确认单上面的公司,货物签收确认单是伪造的,是由拿走黄金的人填写的。

  22、证人何某1的证言,证实其应马鞍山经营公司的聂某的要求向上海衡某贸易有限公司、上海文某2贵金属有限公司、慕某梵公司、嘉兴铭盈黄金制品有限公司等上家公司虚开增值税发票,其从中加0.1个点的费用卖给聂某。上家公司与聂某公司之间没有真实货物交易,由聂某公司将网银交给上家公司操作资金空转。慕某梵公司开具给马鞍山顺又发贸易有限公司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系由“阿利”扫描发给其后将扫描件交给聂某,由聂某在网上申报进行抵扣。

  23、证人聂某的证言(附发票62张、黄金购销合同等),系安徽盛星矿产品贸易有限公司、马鞍山市易炜贸易有限公司、马鞍山星之福实业有限公司、马鞍山皖之江贸易有限公司、马鞍山明日之星实业有限公司、马鞍山梦飞贸易有限公司、马鞍山梦源贸易有限公司、马鞍山佳图实业有限公司、马鞍山丰裕隆实业有限公司、马鞍山库博贸易有限公司、马鞍山顺又发贸易有限公司的实际负责人。证实马鞍山顺又发公司、梦源公司、皖之江公司在2015年8月、9月接受了慕某梵公司开出的62份发票,但无真实货物交易。

  三、现场勘验笔录、电子物证检验笔录、搜查笔录、扣押清单等。

  1、穗公(经)勘[2016]23号现场勘验笔录(附:现场图大楼方位图、办公现场卡座图;现场照片124张照片)、搜查笔录、扣押清单、印章盖章件、接受证据材料清单、扣押清单30张,证实广州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于2016年8月8日对荣润公司位于广州市天河区花城大道18号建滔广场22层03、04房的办公室进行搜查,在现场查获的包里发现大量印章、U盾,并现场扣押了相关的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会计凭证、会计账簿、增值税专用发票等文书资料、印章、印章机、U盾、金某2等物品。

  2、穗公经电检【2016】078号电子物证检验笔录,证实广州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对送检的29台台式计算机、8台一体机、3台笔记本计算机按照法律程序进行检验,发现电脑中存有大量的公司资料、银行资料、合同版本、荣某公司、公司利润表、负债表、财物比率表、慕某梵公司章程、爱漫思公司情况说明、账号、购销合同、发票情况、现金流量表等资料。

  3、搜查证、搜查笔录,后附扣押清单5张,证实广州市公安局于2016年8月8日对广州市海珠区珠江帝景灏景街23号克莱公寓灏景轩D座2206房进行搜查,其中在陈某琳、汪某房间扣押公章12枚,分别是拓梵公司、恒业伟华公司、恒业伟华提货、炫邦公司、炫邦公司财务、爱漫思公司、拓梵公司财务、施某武某、王某4印、梁某印;在刘某雄物品中发现爱漫思公司合同章、成圆贸易公司财物专用章、炫邦贵金属公司合同章、成圆贸易公司印章;在高某处扣押捷冕公司、爱漫思公司印章;在陈某希处扣押喜仁公司印章。

  4、搜查证3份、搜查笔录,证实上海市公安局闸北分局于2015年12月4日对陈某5位于深圳市嘉宾路2002号彭年酒店1003、1122、1128房间进行搜查。其中:

  (1)在彭年酒店1128室内,侦查人员将陈某5及其妻子赖某查获。在室内查获陈某5所持包内银行卡5张、陈某5本人护照、港澳通行证、身份证各一本,手机4部,其包内银行卡8张,本人护照、驾驶证,身份证各1本,并依法对上述物品进行了扣押。

  (2)对彭年酒店1003房间进行搜查,在房间内查获大量公司印章约540余枚、手机3部,材料若干等涉案物品。

  (3)对彭年酒店1122室进行搜查,在房间内查获笔记本电脑两台、银行转账用的电子密码器七十三个,不同人员身份证十一张、各种印章20枚,笔记本及散乱资料壹包。

  四、鉴定意见

  1、由广东诚安信司法会计鉴定所出具的粤诚司某字(2017)066号鉴定意见书,证实2015年5月至2016年7月期间,爱漫思公司、慕某梵公司、喜仁公司、捷冕公司、炫邦公司等5家公司向上海御永实业有限公司、上海开望实业有限公司等企业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共计1900份,不含税金额合计1,611,180,256.51元,税额273,900,643.19元,价税合计共计1,885,080,899.70元。其中在2015年8月至2016年7月、2015年10月至2016年7月这两个时间段内开具的增值税专用发票情况为:

  (1)2015年8月至2016年7月期间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共计1816份,不含税金额合计1,573,807,877.87元,税额267,547,339.13元,价税合计1,841,355,217.00元;

  (2)2015年10月至2016年7月期间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共计1215份,不含税金额合计1,032,433,578.58元,税额共计175,513,708.42元,价税合计1,207,947,287.00元。

  2、由广东诚安信司法会计鉴定所出具的粤诚司某字[2017]010号司法鉴定意见书,对爱漫思公司、捷冕公司及炫邦公司于2016年1月至2016年7月期间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相关事项及相关的资金流进行司法会计鉴定,结论如下:(1)三家公司黄金业务接收增值税专用发票共118,060,474.28元、支付货款共118,102,482.00元,其中:广州爱漫思接收发票98,516,106.99元、支付货款98,452,482.00元;广州捷冕接收发票9,803,707.29元、支付货款9,900,000.00元;广州炫邦接收发票9,740,660.00元、支付货款9,750,000.00元。(2)三家公司开出增值税专用发票共99,727,468.00元、收到货款共99,727,452.00元,其中:广州爱漫思开出发票94,732,472.00元、收到货款94,732,502.00元;广州捷冕开出发票2,976,535.00元、收到货款2,976,500.00元;广州炫邦开出发票2,018,461.00元、收到货款2,018,450.00元。(3)三家公司的增值税专用发票流转是先收票后开票,资金流动是先收款后付款,其资金流动过程与发票流转过程相互逆转。三家公司接收的发票比其开出的发票多18,333,006.28元,支付货款比收到货款多18,375,030.00元。(4)三家公司支付货款共118,102,482.00元,其初始资金从广州融发36155#账户、刘某雄30188#账户、余某61×××8#账户和50×××4#账户流出共65,450,500.00元,期间各笔资金经各账户问循环流转产生资金流出量52,917,440.00元和资金回流量116,222,482.00元(在资金流出当日或次日,收到翁某、吴某4、李某1及陈某6等个人账户的回流资金)的资金流动规模。

  证实爱漫思公司、炫邦公司、捷冕公司存在资金空转的情况,先由杨某晖、刘某雄、陈某希、高某等人账户经过多次转账到购票单位账户,购票单位再将资金转给爱漫思公司或者捷冕公司、炫邦公司,之后上述三公司将款项转给上游卖金公司,即受票公司的资金来自于上述三公司员工的账户,受票公司与上述三公司之间没有真实交易。

  五、被告人的供述与辨解

  1、被告人杨某晖的供述及辩解:何某4是荣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施某武是股东,二人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和业务决策人,我系公司副总,负责承兑套利、大宗商品客户洽谈;陈某3负责转口贸易。我手下主要有陈某斌、刘某雄、高某、陈某希、陈某琳等人,陈某斌帮助我从事外联、财务文件对接,刘某雄负责业务数据登记,陈某希、高某、陈某琳负责杂务处理;吴某辉属于总经办的人,直接归施某武负责。2014年,我做承兑业务时认识陈某5并介绍给了何某4、施某武,之后陈某5介绍林某2到荣某公司借用荣某公司的名头开展承兑业务,并从中收取分成。林某2、陈某5告诉我们开展黄金业务可以大幅提高公司的交易量,以便争取银行套利,于是荣某公司通过中介公司受让了慕某梵公司、爱漫思公司用于做大黄金业务量,并由吴某辉、黄金环等人挂名担任法定代表人。2015年,爱漫思公司的业务由林某2、陈某5完全控制,但公司财务资料和相关材料都交由荣某公司保管;慕某梵公司的业务由荣某公司控制,我们从慕某梵公司业务中取得利润分成。捷冕公司、炫邦公司的黄金业务我不清楚,两家公司都由我们负责管理,其中捷冕公司负责做承兑业务。陈某斌分别在2015年5月、10月通过中介公司办理了捷冕公司、炫邦公司的受让变更等工商手续。喜仁公司与荣某公司没有太大关联。我们都是根据林某2等人的安排从事黄金业务,慕某梵公司、爱漫思公司由林某2等人实际控制,包括资金空转、上下游企业的安排及提金等,我对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事实并不知情,我和陈某斌是2015年12月林某2他们被抓后才知道的,其他人比我们晚点,2016年4月份知道黄金业务票货分离经营方式,之后我们继续开展虚开业务。

  2016年起,爱漫思公司、炫邦公司、捷冕公司的实物黄金购入,由我和陈某斌具体负责,先由施某武、何某4等人联系好供货方,与上游企业谈好黄金买入价、手续费(每克0.2至1.1元)、对接联系人等,再由我们来联系执行。爱漫思公司,捷冕公司、炫邦公司操作购买黄金流程,以爱漫思公司2016年3月的业务为例:施某武确定买入黄金数量及价格范围-我按照最优价格向供货方杭州汇康珠宝有限公司联系买入相应数量的黄金-我们将提金地点信息发给汇康公司的上级会员单位-上级会员单位传真提金确认书到指定提金地点(银行金库或威豹公司)-汇康公司提取黄金-交给荣某公司的吴某辉、高某等人-电话告知我后我向施某武汇报-施某武告知我收货人联系方式-我告知高某等人-高某等人联系收货人交割实物黄金,并要求收货人在货物签收单上签名。爱漫思公司向收货人的黄金交割都由高某负责的。

  2015年11月左右,林某2给我一份黄金业务策划书,施某武要求我给公司业务部人员讨论了解。黄金业务流程,可能是票货分离经营模式。2016年5月12日会议由我主持,是讨论黄金加工业务方案,参与人员已经列在会议记录中。会议记录上列出的“原有业务”是从黄金项目策划书上抄录下来的,实际上并没有执行,我不清楚涉及的流程是什么意思。2016年5月30日的会议是让大家讨论黄金业务的流程。发票需求指的是做理财时需向银行提供发票,A,B公司都需提供发票才能做理财套利。

  经照片辨认,被告人杨某晖辨认出陈某斌、吴某辉、刘某雄、高某、陈某希、陈某琳、林某2、“姐夫”。

  2、被告人陈某斌的供述及辩解:我于2014年11月至今在荣某公司任业务员,老板是何某4,负责公司日常经营运作的全面管理;施某武是公司挂名股东,不参与公司经营管理;杨某晖是公司的副总经理兼业务部负责人。业务部负责公司理财、承兑汇票贴现及黄金贸易业务的开展,负责人是杨某晖,业务员有陈某3、黄某1、刘某雄、陈某琳、高某、陈某希、汪某和我,其中陈某3、黄某1负责银行理财业务,陈某琳、陈某希、汪某和我负责承兑汇票贴现业务,杨某晖、刘某雄、高某和我负责黄金贸易业务。爱漫思公司、慕某梵公司与荣某公司一同在建滔大厦22楼03、04房办公。荣某公司控制的公司有爱漫思公司、慕某梵公司、捷冕公司、炫邦公司四家公司,其中爱漫思公司的业务员是高某、财务员是王某1;慕某梵公司的业务员是吴某辉、财务员是陈某2。上述公司的工商、税务和银行基本账户的变更手续是我找朱某办理的,由杨某晖安排陈某琳去具体跟进。

  杨某晖是通过承兑汇票贴现业务与林某2认识的,后林某2称可在广州开办一些贸易企业做黄金贸易背景,以方便开展承兑汇票贴现业务。经林某2和杨某晖商议后,由林某2安排注册了爱漫思公司和慕某梵公司,并将两间公司的所有证照、印鉴、银行账户等资料、物品交给我们。荣某公司主要经营范围是资金运作,但要做黄金贸易就需要安排控制几个类似爱漫思公司和慕某梵公司作为平台,通过向上家黄金交易平台购买黄金,交手续费,拿到实物黄金后,以低于成本价向下游购买黄金客户销售,再将发票开具给类似“姐夫”或“金老师”的中介安排需要发票的客户,那些客户的地址、公司名称和联系人都是类似“姐夫”或“金老师”的中介提供给杨某晖的。销售黄金贸易亏损的部分和公司应该赚取的利润,由类似“姐夫”或“金老师”的中介通过私人账户补偿给我公司。

  林某2安排好所有的上游供货单位及下游购货单位。林某2在2015年年底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被上海警方抓后,由金老师或安排林某2以前的手下“红某”、“飞哥”与我们联系业务。

  爱漫思公司的上游供货企业有深圳德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上海贵研金属公司、杭州惠某公司;慕某梵公司的上游供货企业有衡某公司、上海臣翔贸易有限公司、德纳公司。爱漫思公司的下游购货企业有哪些我不记得了,慕某梵公司的下游购货企业有克蛮依公司、北京恒业伟华贸易有限公司等企业。爱漫思公司、慕某梵公司经营盈利的模式:我们公司通过用爱漫思公司、慕某梵公司做黄金交易取得发票作为业务背景(这一块的业务在账务上体现是亏钱的),然后再通过这个业务背景与银行合作开展承兑汇票贴现业务以及购买银行理财业务赚取利润。

  货款转账方式:公司账户-爱漫思公司、慕某梵公司账户-上海公司账户-上海黄金交易所;发票流转方式:上海黄金交易所-上海公司-爱漫思公司、慕某梵公司-下游购货公司。我们系根据林某2提供的开票信息,交由财务部开具相应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给客户,其中王某1负责开爱漫思公司的发票、陈某2负责开慕某梵公司的发票;黄金购买流程:爱漫思公司、慕某梵公司-上海公司-上海黄金交易所。黄金交接过程,以上游供货企业上海衡某公司、下游购货企业成都克蛮依公司与慕某梵公司开展黄金贸易业务为例:克蛮依公司向慕某梵公司购买黄金完成了付款、开票业务后,衡某公司、慕某梵公司、克蛮依公司三方同时派人前往深圳市办理货物交接手续,先由衡某公司的胡某在平安银行总行金库将实物黄金提出来,在金库出口将黄金交给慕某梵公司的吴某辉同时办理好交接手续,吴某辉收到实物黄金后,开车将黄金运到深圳市水贝珠宝交易市场交给克蛮依公司的员工并办理交接手续,吴某辉将货物交接单据交回公司,这就是整个货物交接的过程。

  我知道我们公司存在票货分离的情况,是杨某晖决定票货分离的。爱漫思公司、慕某梵公司、捷冕公司、炫邦公司到深圳提金后将黄金低价卖给深圳市水贝珠宝市场的客户,但没有开具发票,而是将发票开具给另外需要发票的客户。我负责发票扫描工作,所有发票基本都是我扫描的,我也曾帮忙邮寄过发票,但次数不多,是杨某晖安排我做的,地址和联系方式都是由类似“姐夫”或“金老师”的人向杨某晖提供后告知我的;刘某雄负责公司文书方面的工作,如销售合同的制作;陈某希、高某、吴某辉负责提黄金;陈某琳主要做会议记录等其它事情。

  爱漫思公司与上下游客户之间的货物交接是由高某负责的。慕某梵公司与上下游客户之间的货物交接是由吴某辉负责的,他们都是受林某2和杨某晖安排到深圳平安银行或威豹金融押运公司提金,之后到深圳市水贝珠宝市场将黄金卖给指定的商户。爱漫思公司、慕某梵公司与上下游客户之间办理货物交接的单据都是由刘濒雄打印好空白的单据交给前去办理交接业务的高某或者吴某辉,由他们在交接的时候交给客户填写好交接的具体货物以及数量,并要求客户签字并加盖公章确认后拿回公司交给刘濒雄,由刘濒雄将整个业务所有的单据整理成一套后再交给会计王某1或者陈某2留档。

  黄金购销合同的签订,是与需要发票的客户签订的,实际买金人不需要签订合同。合同是由李某2、林某2和杨某晖安排高某和吴某辉等人到深圳与需要发票的客户签订,发票是开具给全国各地需要发票的公司,并不是实际的买金人。我们公司将黄金低于市场价卖给深圳市水贝珠宝市场的商户,低于市场价的差额部分,由李某2向受票客户收取一定比例的手续费,然后再把利润进行分配,一部分自己收取,剩余部分给林某2和杨某晖进行分配。2016年5月12日的会议我没有参加,但其实我们公司的流程就是按照这份会议记录的内容操作,很明显就是票货分离。我在公司拿的是基本工资4800元,没有任何的非法得益。

  经辨认照片,被告人陈某斌辨认出被告人杨某晖、吴某辉、刘某雄、高某、陈某希、陈某琳。

  3、被告人刘某雄的供述及辩解:我于2015年10月到荣某公司业务部工作。何某4、施某武是公司老板;杨某晖负责业务部,包括上游公司购买黄金业务、下游受票公司的联系、在平台下单某并安排提金等工作;陈某斌来公司时间长,杨某晖不在公司时我们听从他安排;高某、陈某希、吴某辉去深圳提黄金;陈某琳在公司打杂,做会议记录等;我根据杨某晖提供的客户资料制作公司上下游的合同,记载下家购买黄金公司的具体金额、汇总交易总额,并保管8套其他公司的公章,其中有6套是公司销售黄金的下游广西公司的公章。2015年黄金业务总负责人是“速哥”,我刚入职时曾与吴某辉、杨某晖、陈某斌等人一起到深圳向“速哥”学习黄金业务,2016年后总负责人变为杨某晖。

  我们在2016年7月的黄金业务是通过炫邦公司、捷冕公司和爱漫思公司等3户企业进行,其中签订业务合同共7份(爱漫思5份,炫邦和捷冕各1份),有关合同由我制作好后交给杨某晖签订。当月的结算表是我负责制作,其中的数据和内容是杨某晖与上海贵研等货主谈好价格,加上支付上游平台的手续费后提供给我的,我算好总金额后报给陈某斌。下游客户是由杨某晖在深圳水贝黄金市场找的客尸,我们以低于市场价0.5元每克卖给下游客户。上游平台手续费和卖给下游的低价亏本费,公司每克黄金要亏大概0.9元,但之后客户会补回比亏本卖黄金的多的钱到公司。

  我笔记本里面记载的太空卡是公司以外的人开立的银行卡和电话卡,这些卡的购买和管理由杨某晖负责。2015年下半年我在深圳中国民生银行开账户和U盾交给了杨某晖,具体交易金额从几万到几百万元不等,都与我无关。我没有参与2016年5月12日会议;2016年5月30日的会议是何某4和杨某晖主持,公司员工都有参加。我只听到会议的第三部分公司制度的内容。

  经辨认照片,被告人刘某雄辨认出杨某晖、陈某斌、吴某辉、高某、陈某希、陈某琳、“姐夫”李某2。

  附:刘某雄分别对资金详情、平台结算单、2016年7月资金明细表、总收益表格、购金详情、私价回款、平台结算单进行了签认,证实表格由其制作的,相关数据系由杨某晖向其提供。

  4、被告人吴某辉的供述及辩解:我于2014年入职荣某公司,老板是何某4、施某武;业务部有杨某晖、陈某斌、陈某希、高某、陈某琳。入职后,杨某晖说要成立慕某梵公司并要我担任法定代表人。我在公司的工作是在杨某晖的安排下开车提黄金和签合同。提金主要是到深圳威豹押运公司和平安银行提取黄金后到深圳水贝一个小区的停车场交给收金人,跟我一起开车和提取、押运黄金的还有高某和陈某希。我不清楚深圳水贝收金人和货款支付的事。我没有见过公司有库存黄金,我们都是在深圳提取黄金后按杨某晖、陈某斌的指令直接交给购买黄金的客户。签合同也是根据杨某晖的安排,合同内容是关于黄金买卖,我不清楚是否有真实的黄金买卖。慕某梵公司开出的销项发票上开票人是我的名字,但我没有开过发票。我曾办过浙商银行、平安银行、招商银行的网银、U盾交给杨某晖,其中招商银行卡收到过转帐信息。

  2016年5月12日、5月30日的《会议记录》都是由杨某晖主持会议,与会人员都有参加,是杨某晖主讲,陈某斌、刘某雄参与有讨论,主要讨论公司制度及业务流程。我大概知道公司黄金的货物流向与发票流向不一致。杨某晖是公司的业务主管,负责黄金交易业务,和银行打交道、陈某斌、刘某雄都是杨某晖的业务员,高某和陈某希与我的工作内容一样,陈某琳是公司的文员,负责公司的会议记录,他们都参加过会议,都应该知道公司的货物流向和发票流向是不一致。

  经辨认照片,被告人吴某辉辨认出杨某晖、陈某斌、刘某雄、高某、陈某希、陈某琳、“速哥”。

  5、被告人高某的供述和辩解:我于2015年10月入职荣某公司,杨某晖安排我负责爱漫思公司的提金业务。我是和荣某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被派到了爱漫思公司工作,老板都是何某4;杨某晖系公司副总,负责业务部管理工作;陈某斌常随杨某晖出差、辅助管理业务部;刘某雄保管材料;吴某辉、陈某希与我一起提黄金,陈某琳在公司打杂、做会议记录。杨某晖安排我开过一个平安银行卡及U盾交给公司财务余某1。

  爱漫思公司没有向黄金交易所直接购买黄金的资质,只能通过有资质的德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及千禧之星公司间接购买。我都是根据何某4或杨某晖的安排去提金,一般是我和陈某希到深圳后与杨某晖提供的德纳公司或深圳千禧之星公司的联系人联系后去平安银行或威豹公司金库提现货黄金,并根据杨某晖的安排将黄金交给深圳水贝附近的收金人。提现货黄金需提供身份证给对方拍照、在签收单上签名并盖上爱漫思公司的公章,发票一般是月底结算。收黄金的客户和与我签黄金购销合同的客户是不同的,去深圳提取黄金前,刘某雄会把合同交给我,合同上已经有了我公司和对方公司的公章,所以客户只需要签字、按手印就行了。我每次提金后交付的客户都是不同的,且没有交付发票。

  本院认为

  我认为我们公司有可能存在票货分离的情况,因为在公司的会议上和私下,杨某晖都曾要求过我上网找需要黄金、钢材等发票的客户,成交的话有提成。2016年5月12日会议是杨某晖主持,陈某琳记录的,参加会议的人员是记录所列的参与人员,我也有参加。这次会议内容实际上就是票货分离的流程,是杨某晖介绍这个流程给与会人员听,但具体怎么操作我不清楚。2016年5月30日的会议是何某4主持、陈某琳记录的,参加会议的人员是记录所列的参与人员,先由业务部的人员参加,后由财务部和行政部的人员参加,这次会议内容对我们业务部门要求票货分离。业务资金路线中的“太空卡”应该是银行卡,但我不清楚为什么叫“太空卡”。

  经辨认照片,被告人高某辨认出杨某晖、陈某斌、刘某雄、吴某辉、陈某希、陈某琳、“速哥”。

  6、被告人陈某希的供述和辩解:我和杨某晖是初中同学,于2014年10月到荣某公司,应杨某晖的要求担任广州融发贸易有限公司法人,年底又回福建,直到2015年12月跟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刚开始我来公司是做承兑汇票的,2016年3、4月始跟吴某辉或高某一起去深圳学提现货黄金及交黄金给收金人,2016年6月17日,我开始做黄金现货业务。公司老板是何某4、施某武;业务部老大是杨某晖,主管业务部;成员有陈某斌是主管,有时也会安排我们工作;刘某雄负责合同及转帐;高某、吴某辉负责提黄金;杨某晖、陈某斌和刘某雄最熟悉黄金交易业务,公司有关黄金业务的培训都由三人讲课。公司让我开了招商银行账户及网银U盾提供给余某1。

  公司向上游购买黄金现货的公司有贵研金属(上海)、深圳市千禧之星等公司。我于2016年在杨某晖的安排下去上海,与贵研金属(上海)有限公司签委托合同,该公司委托我去深圳市威豹金融押运股份有限公司提货。2016年7月,我共提四次黄金,分别是7月8日、7月11日、7月12日、7月14日,都是跟吴某辉去的,提完黄金后将金某3送到深圳彭年酒店或深圳莱卡酒店给杨某晖或给杨某晖指定的人。我提货及交付黄金都没有带过合同。

  上周四,杨某晖、陈某斌、刘某雄、高某等人他们开了一个关于一个叫“亮亮”(音)的人有增值税专用发票可以倒手的会议,后叫我参加并让我联系一下是否有客户需要。陈某斌告诉我按开票金额的4.5%向我收取手续费用开具发票,向客户收取的费用由我们自己谈,开具的内容可以是钢材、电脑、服装、建材等。

  关于2016年5月12日的会议,由杨某晖负责主持,陈某琳负责记录,参与人员有杨某晖、刘某雄、王某2、高某、吴某辉、陈某琳和我,会议内容主要是讨论即将开展的原料黄金委托加工成品销售方案以及业务流程。会议记录载明的原有业务、业务方案A、方案B,都是杨某晖叮嘱刘某雄和余某1在开会之前写出来的,因为资金走向这一块都是刘某雄和余某1负责的。其中提及的“原有业务”的资金、货物、发票流向都是公司原来做开的黄金现货业务的具体流程。

  2016年5月30日会议,由何某4主持,陈某琳记录,公司全体员工都参加了会议。会议中的第一部分“讨论指定一份可以对外公布的业务流程”和第二部分“业务渠道拓展的方向讨论:源头、中介、下游”主要由杨某晖、刘某雄、陈某斌讨论决策,我只清楚“下游”,由我和陈某斌负责,但只是吩咐我去问我原从事钢材业务的老板是否需要发票;“源头”是杨某晖负责的,是指找黄金供应商

  太空卡是指公司向陌生人购买的私人银行卡及网银U盾,不同编号代表不同的人开立的卡,这些手机基本都是公司准备给从事黄金业务的员工使用的,最后都是交给刘某雄或者余某1

  经照片辨认,被告人陈某希辨认出杨某晖、陈某斌、刘某雄、吴某辉、高某、陈某琳。

  经陈某希签认的笔记本复印件、黄金出库申请单3份、出库明细表3份、劳动合同书,证实陈某希于2015.12.23与荣某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及其参与提金的情况。

  7、被告人陈某琳的供述和辩解:我于2015年3、4月份经杨某晖和陈某斌介绍到荣某公司业务部任职,负责公司杂务,包括租场地、打款、打对账单、拿快件、会议记录、保管公司的网银和U盘、买一些办公用品等。荣某公司经营银行理财产品、承兑汇票和黄金买卖业务等;老板是何某4;公司设有财务部、业务部和行政部;业务部负责公司购买理财产品,承兑汇票和黄金买卖业务,成员有我、杨某晖、陈某斌、高某、刘某雄、陈某希等人,负责人是杨某晖,主要负责黄金买卖业务,陈某斌跟杨某晖经常出差,陈某希、高某、吴某辉经常到深圳做黄金业务。我保管的网银U盾有20几个,大部分是公司账户和个人账户,我没有参加过公司黄金的买卖交接业务,对上游买黄金下游卖黄金均不清楚,只是收过快递的发票。

  捷冕公司、炫邦公司、广州阔迈贸易有限公司也是荣某公司老板何某4的。广州融发贸易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荣某公司业务部的陈某希。慕某梵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吴某辉,二家公司都是经营黄金买卖业务。

  我根据何某4和杨某晖的安排,对慕某梵公司、炫邦公司、广州快一步贸易有限公司三家公司变更注册,将公司的五证,营业执照、税务登记、银行帐户等材料提供给财务公司陈某4。

  2016年5月12日会议是我记录的,内容是关于黄金业务,由杨某晖主持的,我和刘某雄、吴某辉、高某、陈某希参加会议,杨某晖介绍了黄金业务的几个做法。太空卡的意思是没有用作其它用途,专门新开用来做黄金业务打款、收款的私人银行卡;实物需求方和发票需求客户不是同一个单位;第二个是方案A,还有第三个方案B当时讨论的是黄金加工的模式等。

  2016年5月30日会议由何某4、杨某晖主持的,施某武、陈某3、陈某斌、刘某雄、陈某希、高某、吴某辉在场,我负责记录。何某4、杨某在会上介绍公司业务运营流程及黄金业务上游、中介、下游的渠道拓展,让陈某斌、陈某希、高某找需要发票的客户,后来涉及到财务、公司制度执行的时候叫王某2等人参加会议。我觉得我算犯罪,明知道公司通过票货分离开展黄金贸易业务,还在公司帮助工作,实施了记录、打杂等行为,可能构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

  经照片辨认,被告人陈某琳辨认出杨某晖、陈某斌、刘某雄、吴某辉、高某、陈某希。

  经陈某琳签认的关于慕某梵、炫邦选址报告、银行账号、密码、炫邦公司产品委托加工订单、黄金价款及数量确认函5份、授权委托书,证实上述材料系在陈某琳保管的U盘中打印的。

  对于被告人杨某晖、陈某斌等七名被告人及其各自辩护人提出的辩解、辩护意见,本院综合评判如下:

  1、关于被告人杨某晖辨称其是2016年后才知悉公司有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行为的意见。经查,吴某辉供述其是受杨某晖安排担任慕某梵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慕某梵公司于2014年12月变更法定代表人为吴某辉;陈某斌、刘某雄等6名被告人的供述均证实系根据杨某晖的安排参与公司黄金货票分离业务的各项工作;刘某雄的供述证实于2015年10月始受杨某晖的安排记账,公司每克黄金亏损0.9元,会有客户将亏损的金额补回;高某证实2015年10月入职后,杨某晖让其找需要发票的客户,上述证据均可证实杨某晖对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系知情的,且从成立慕某梵公司时始已知晓,故杨某晖辨称其2016年后才知道公司存在票货分离业务的意见明显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

  2、关于被告人吴某辉的辩护人提出其仅应对参与运输的黄金所对应的虚开增值税发票数额承担责任的辩护意见。经查,本案系以杨某晖为首,陈某斌、吴某辉等6人参与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共同犯罪,吴某辉听从杨某晖的安排担任慕某梵公司法定代表人,参与签订合同、提金等业务,但没有明确区分具体负责哪个公司或哪一单的业务,七名被告人通过分工合作的方式进行黄金货票分离业务,均应对公司虚开的增值税发票数额负责,吴某辉的辩护人提出的该项辩护意见据理不足,本院不予采纳。

  3、关于被告人杨某晖、陈某斌、刘某雄、吴某辉、高某、陈某希、陈某琳的辩护人均提出认定其虚开增值税发票应从2016年5月12日起算的辨护意见。经查,荣某公司于2014年11月成立。为开展黄金业务,于2014年11月、12月、2015年3月、5月、10月先后通过变更法定代表人等手段实际控制喜仁公司、慕某梵公司、爱漫思公司、冕捷公司、炫邦公司;陈某斌等6名被告人入职后根据杨某晖的安排分别参与制作合同、签订合同、提金、变更公司等工作,参与的正是黄金货票分离的各个流程,且各被告人亦承认公司可能存在货票分离的情况,其主观上是应当知悉公司存在黄金货物流向与发票流入不一致的;公诉机关指控上述5家公司虚开增值税发票数额的统计时间为2015年5月始,根据入职表证实吴某辉、陈某斌、陈某希、陈某琳均系2015年5月前已入职;刘某雄于2015年8月入职;高某2015年10月入职。2016年5月12日、30日的会议是明确票货分离业务流程,并不影响各被告人在此之前已知悉公司存在票货分离业务的认定。因此,公诉机关以各被告人的入职时间认定其虚开数据并无不当,本院予以支持。七名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提出的该项辩护意见据理不足,本院不予采纳。

  4、关于被告人杨某晖、陈某斌、刘某雄、吴某辉、高某、陈某希、陈某琳的辩护人均提出系从犯的问题。经查,(1)被告人杨某晖作为荣某公司的副总兼业务部经理,主管业务部全部工作,根据陈某斌、刘某雄、吴某辉、高某、陈某希、陈某琳的供述、荣某公司通讯录、员工表、银行转账等书证、司法鉴定意见材料均可证实杨某晖系开展黄金业务的负责人,其决定开展货票分离业务,通过受让慕某梵公司、爱漫思公司等5家公司,招募其他同案人入职,负责买卖黄金的上下游公司及虚开发票客户的联系并统筹安排各被告人的分工,在本案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应对慕某梵公司等5家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行为负责;(2)被告人陈某斌作为荣某公司业务员,杨某晖、陈某希、刘某雄、陈某琳及其自己的供述、通讯录等书证及证人林某1的证言可证实其根据杨某晖的安排办理爱漫思、慕某梵公司、捷冕公司和炫邦公司的变更手续,并负责扫描、邮寄发票、提黄金交给客户等工作,在杨某晖不在公司时安排各被告人的工作,在本案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3)被告人刘某雄作为荣某公司业务员,陈某斌、高某、陈某希及其自己的供述可证实其根据杨某晖的安排制作公司合同、统计黄金业务数据等,在本案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4)被告人吴某辉作为慕某梵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陈某斌、陈某希及其自己的供述、证人林某1的证言可证实其根据杨某晖的安排担任慕某梵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负责该公司与上游公司签订合同、提取黄金,与下游客户交付黄金及开票客户的合同签订等工作,在本案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5)被告人高某作为荣某公司业务员,陈某斌、刘某雄、吴某辉及其自己的供述、证人林某1的证言、德纳资产公司、汇康公司等公司的调查材料可证实其根据杨某晖的安排负责爱漫思公司与上游公司签订合同、提取黄金,与下游客户交付黄金及开票客户的合同签订等工作,在本案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6)被告人陈某希作为荣某公司业务员,刘某雄、高某及其自己的供述、汇康公司、德纳资产公司等公司的调查材料证实其系喜仁公司、捷冕、爱漫思等公司指定的提金人,根据杨某晖的安排多次到深圳提取黄金、向下游客户交付黄金,并负责寻找下游需要发票的客户,在本案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7)被告人陈某琳作为荣某公司的业务员,陈某斌、刘某雄、高某及其自己供述、证人王某1、王某3、陈某2的证言证实其根据杨某晖的安排保管网银U盾、公司U盘、负责网银操作和核发对账单、做会议记录等文书工作,并办理慕某梵、爱漫思、炫邦、捷冕、喜仁、快一步、酷佳、宇彬公司的变更登记及考察公司选址等工作,在本案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综上,本案七名被告人除了杨某晖应认定为主犯外,其他六个被告人均可认定为从犯。被告人杨某晖及其辩护人提出系从犯的意见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陈某斌、刘某雄、吴某辉、高某、陈某希、陈某琳及其辩护人提出系从犯的意见均给予采纳。

  5、关于被告人杨某晖、刘某雄、吴某辉、高某、陈某希、陈某琳的辩护人提出有自首情节的辩护意见。经查,根据广州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提供的抓获经过,可证实侦查人员在广州市天河区国税局抓获杨某晖;在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花城大道18号建滔广场22层03至04房进行搜查时抓获陈某斌、刘某雄、吴某辉;同年9月21日,该大队民警电话通知高某、陈某希、陈某琳到该队接受询问并将其抓获。杨某晖、陈某斌、刘某雄、吴某辉均系被民警抓获,并非主动投案,不符合自首的构要要件;高某、陈某希、陈某琳在接到民警电话通知后主动到公安机关接受询问,并如实供述了全部犯罪事实,符合自首的构成要件,构成自首。杨某晖、刘某雄、吴某辉的辩护人提出构成自首的辩护意见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高某、陈某希、陈某琳的辩护人提出构成自首的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

  6、关于被告人陈某琳的辩护人提出本案应认定为单位犯罪的辩护意见。经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单位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规定“个人为进行违法犯罪活动而设立的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实施犯罪的,或者公司、企业、事业单位设立后,以实施犯罪为主要活动的,不以单位犯罪论处”。荣某公司于2014年11月成立,之后为开展虚开增值税发票业务,于同年11月、12月、2015年3月、5月、10月相继成立了喜仁公司、慕某梵公司等公司,通过虚开黄金等增值税专用发票获利,虽然部分被告人供述公司有理财、承兑汇票贴现业务等,但无证据证实公司开展其他业务;另外,刘某雄证实公司开展黄金买卖业务都是亏损的,主要是通过虚开发票获利。综上,荣某公司设立后主要以实施犯罪为活动,杨某晖等人为进行虚开增值税发票而相继成立了慕某梵等5家公司,均不属于单位犯罪。陈某琳的辩护人提出应认定为单位犯罪的辩护意见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被告人杨某晖、陈某斌、刘某雄、吴某辉、高某、陈某希、陈某琳为谋取非法利益,为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虚开税款数额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清楚,罪名成立。杨某晖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陈某斌、刘某雄、吴某辉、高某、陈某希、陈某琳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依法应当减轻处罚;高某、陈某希、陈某琳有自首情节,依法可以减轻处罚;杨某晖归案后能供述自己的部分犯罪事实,陈某斌、刘某雄、吴某辉、高某、陈某希、陈某琳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依法均可从轻处罚。本院决定对杨某晖从轻处罚;对陈某斌、刘某雄、吴某辉、高某、陈某希、陈某琳减轻处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零五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被告人杨某晖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判处罚金人民币四十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8月8日起至2029年8月7日止,罚金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缴纳)。

  二、被告人陈某斌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判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8月8日起至2023年8月7日止,罚金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缴纳)。

  三、被告人刘某雄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判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8月8日起至2022年8月7日止,罚金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缴纳)。

  四、被告人吴某辉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判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8月8日起至2021年8月7日止,罚金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缴纳)。

  五、被告人高某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判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9月14日起至2021年3月13日止,罚金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缴纳)。

  六、被告人陈某希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判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9月14日起至2020年9月13日止,罚金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缴纳)。

  七、被告人陈某琳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判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9月14日起至2019年9月13日止,罚金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缴纳)。

  八、依法扣押的台式电脑、笔记本电脑、U盾等均予以没收,上缴国库(以扣押清单为准,由广州市公安局执行)。

  九、继续追缴违法所得,不足部分责令各被告人退赔。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判人员

  审判长梁敏

  审判员边龙

  审判员幸福

  裁判日期

  二〇一八年五月二十八日

  书记员

  书记员陈小丹

赞一下

 

相关文章  
 
知名律师团队推荐  
封华清合伙人律师 封华清合伙人律师
咨询电话:18589275824(微信同号)
专攻民商事案件:离婚,房产,经济债务,知识产权,遗产继承,交通事故
杨浩合伙人律师 杨浩合伙人律师
咨询电话:15800009001(微信)
专攻刑事案件:看守所会见,取保候审,减刑缓刑,无罪辩护,上诉改判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首页
  • | 招揽英才
  • | 合作加盟
  • | 法律声明
  • | 意见建议
  • | 关于我们

  • 封华清律师(民商事):18589275824,杨浩律师(刑事案件):15800009001,地址:广州市天河区冼村路5号凯华国际中心7-9层
    邮箱:709408237@qq.com QQ:709408237 皖ICP备18022510号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16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