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广州律师网! 网站首页  在线招聘  关于我们  
热门链接:
  高级搜索
当前位置:广州律师网首页 > 交通事故 > 交通事故律师经验

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的交通事故责任不等同于民事侵权责任-广州交通事故律师

时间:2019-05-01 15:33:39  来源:02064广州律师网  阅读:

  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

  第二十七条

  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制作的交通事故认定书,人民法院应依法审查并确认其相应的证明力,但有相反证据推翻的除外。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12年12月21日,法释〔2012〕19号)

  《最高人民法院公报》案例

  葛宇斐诉沈丘县汽车运输有限公司、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周口市分公司、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沈丘支公司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纠纷上诉案(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民事判决书)

  裁判摘要:交通事故认定书是公安机关处理交通事故,作出行政决定所依据的主要证据,虽然可以在民事诉讼中作为证据使用,但由于交通事故认定结论的依据是相应行政法规,运用的归责原则具有特殊性,与民事诉讼中关于侵权行为认定的法律依据、归责原则有所区别。交通事故责任不完全等同于民事法律赔偿责任,因此,交通事故认定书不能作为民事侵权损害赔偿案件责任分配的唯一依据。行为人在侵权行为中的过错程度,应当结合案件实际情况,根据民事诉讼的归责原则进行综合认定。

  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3条规定:“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根据交通事故现场勘验、检查、调查情况和有关的检验、鉴定结论,及时制作交通事故认定书,作为处理交通事故的证据。交通事故认定书应当载明交通事故的基本事实、成因和当事人的责任,并送达当事人。”根据该规定,交通事故认定书本身并非行政决定,而是公安机关处理交通事故,作出行政决定所依据的主要证据。交通事故认定书中交通事故责任的认定,主要是依据《道路交通安全法》《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等法律、行政法规,在分析判断交通事故责任认定时,与民事审判中分析判断侵权案件适用全部民事法规进行分析有所区别,而且,认定交通事故责任的归责原则与民事诉讼中侵权案件的归责原则不完全相同。《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91条规定:“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根据交通事故当事人的行为对发生交通事故所起的作用以及过错的严重程度,确定当事人的责任。”从交通事故认定书划分责任的依据看,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认定交通事故的责任有两个因素,即行为人对交通事故所起的作用和过错的严重程度。前述条款中的“作用”与“过错”并列,与民法中的“过错”不是同一概念,在交通事故中,行为人有同等的过错不一定承担同等的责任,过错大的不一定是交通事故的主要责任人。《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92条规定:“发生交通事故后当事人逃逸的,逃逸的当事人承担全部责任。但是,有证据证明对方当事人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责任。当事人故意破坏、伪造现场、毁灭证据的,承担全部责任。”该规定中,此类交通事故归责的依据不是发生侵权行为时的过错大小,而是侵权行为发生后其他违法行为。因此,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进行交通事故责任认定时归责方法与民法上的归责原则存在区别。此外,在举证责任负担、责任人的范围等方面,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也与民事诉讼存在不同之处。综上,交通事故认定书是公安机关处理交通事故,作出行政决定所依据的主要证据,虽然可以在民事诉讼中作为证据使用,但由于交通事故认定与民事诉讼中关于侵权行为认定的法律依据、归责原则有所区别,同时,交通事故责任也不等同于民事法律赔偿责任,因此,交通事故认定书不能作为民事侵权损害赔偿责任分配的唯一依据,行为人在侵权行为中的过错程度,应当结合案情,全面分析全部证据,根据民事诉讼的归责原则进行综合认定。

  本案中,鲍士许在驾驶车辆码表已损坏的情况下,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第21条的规定,将具有安全隐患的车辆驶入高速公路。肇事车辆发生爆胎后,鲍士许在车辆制动、路面情况均正常且车辆系空载的情况下,未能采取有效的合理措施,导致车辆撞断隔离带护栏后冲入逆向车道,与正常行驶葛信国驾驶的车辆发生碰撞,致使车内被上诉人葛宇斐受伤。该起事故的发生并非不能预见,事故后果并非不可避免。因此,应当认定鲍士许有过错,其不当行为与损害事实的发生存在因果关系,葛信国驾驶的车辆正常行驶,车内的葛宇斐无过错。一审对此认定准确,应予维持。

  ——《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10年第11期(总第169期)

  编者说明

  按照上述司法解释和公报案例观点,实践中应当将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民事纠纷与交通事故责任认定的行政关系区分开来,根据民事诉讼与行政管理关系的法律适用规则,将交通事故认定书作为民事侵权损害赔偿案件责任分配的依据之一而不是作为唯一依据,在民事诉讼中对行为人在侵权行为中的过错程度,结合案件实际情况,根据民事诉讼的归责原则进行综合认定。

  《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观点集成(新编版)·民事卷IV》第2809页观点编号1200

赞一下

 

相关文章  
 
知名律师团队推荐  
杨浩律师 杨浩律师
咨询电话:158-0000-9001(微信同号)
办公地址:广州市天河区冼村路5号凯华国际中心7-9层 盈科律师事务所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首页
  • | 诚聘英才
  • | 合作加盟
  • | 法律声明
  • | 意见建议
  • | 关于我们

  • 广州律师杨浩,电话(微信):15800009001,地址:广州市天河区冼村路5号凯华国际中心7-9层
    邮箱:709408237@qq.com QQ:709408237 皖ICP备18022510号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1645号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1650号